中检协质量诚信验证系统

花数万元请来的保姆竟是黑工,一夜之间让你人财两空

信息来源:http://www.cqn.com.cn/ms/content/2019-08/20/content_7438947.htm

高端保姆或者会外语的家政人员,在市场上是千金难求。

一些劳务中介正是钻了其中的空子,将非法滞留在我国的外籍保姆介绍给有需求的家庭,从中收取高额中介费。这其中,乱象丛生。

外籍保姆市场催生“黑中介” 倒手就赚三五万

在网上输入外籍保姆等字样,就可以看到很多提供家政服务的中介发布的广告。广告显示,他们主要推荐来自境外的人从事家政服务。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网上与多家中介公司取得联系,很快,一些家政服务中介公司就发来了大量的“外籍保姆”的照片和视频,她们有的来自菲律宾,有的来自马来西亚。

根据中介公司留下的联系方式,8月初,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赶到广州。在一栋写字楼里,记者见到了一个自称是万邦盛世公司的工作人员,她告诉记者,她就是承办外籍保姆的家政服务中介。但见面的地点是中介临时租赁的地方,并不是公司所在地。工作人员很神秘地说这样做是有理由的。

原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和《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聘用未取得工作许可和工作类居留证件的外国人。取得《外国人就业证》和外国人居留证件,方可在中国境内就业。

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员之所以说自己的工作有特殊性,指的就是她手上的外籍保姆,并没有取得国家相关部门发放的正规合法签证,说简单点,就是外籍黑工。

随后,她叫来了一直等候的4位外籍妇女来面试,她们都没有合法身份,滞留在中国。

工作人员说,他们公司掌握的这些长期滞留在国内的外籍人员,都是通过一些国外代理人招募进来的,消费者一旦付了中介费,公司会和国外代理人按比例分钱。

而外籍保姆的家政服务费用,根据地区消费水平不同有所不同,平均价格每月6000元—10000元不等。中介费有的是一次性缴纳20%—25%,有的是按月收取提成。

这家家政服务公司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仅仅通过网络联系,就将七八十名境外不合法滞留人员介绍给国内的很多家庭,生意做得很不错。

随后,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见到了另一家来自深圳的中介,中介还带来了前来面试的外籍保姆,这名外籍保姆什么证件都没有,就是一名黑工。

当记者提出谁为这名外籍保姆担保的时候,这名中介讲了实话,其实,他根本没有什么公司,说白了就是一个人,他只是有关系能找到外籍保姆,带着她们四处招揽生意,他个人赚取中间费用。他还拿出了和其他消费者成交的微信转账记录。

但是,中介强调,他不想留下任何文字性的协议或者合同,因为他找的外籍保姆不是合法的。如果实在觉得不安全,可以提供一个公司给他,他可以找新的外籍保姆过来,办理工作签证入境,费用是5万元。

在一家名为广州茉莉之家的家政公司网页上,标有很多外籍保姆的照片,消费者如果在网上看中了哪一个,公司可以安排面试。

但是,该公司拒绝了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上门面试的要求。原来,他们曾经在2015年因为接受不合法滞留的外籍保姆,被记者暗访曝光过。

介绍人徐小姐说,他们公司已经做中介近十年,利润很高,中介费是3.5万元,而保姆的工资是8000元。

和前两家中介一样,徐小姐带来的这个外籍保姆也是签证过期,没有合法身份。更让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惊讶的是,这个茉莉之家从网页上看是正规的家政机构,实际上,他们连个公司都没有,签合同也是跟个人签。

不仅是在广州,在上海,记者也同样轻易地能找到介绍外籍保姆的所谓家政公司。

在上海李子园商务区,伊致国际家政公司也宣称可以提供外籍保姆的服务,并安排了几名外籍保姆过来面试。不出意外,这些外籍保姆,同样没有合法的签证。

尽管上海伊致国际家政公司工作人员拿出了一份雇佣外籍保姆的合同,但他声明,这个合同是不合法的,因为外籍保姆来中国本来就不合法。

在李子园商务区,一家名为优匠萌嫂的家政公司,甚至在公司门口就公然打出了提供外籍保姆的服务招牌。当然,这里的外籍保姆也没有合法身份。

只要签约成功,公司就收取服务费,1年1万元,如果一次性交付2年,公司可以给消费者优惠5000元。

偷渡外籍保姆是非法行为 应当判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我国目前并没有开放国内外籍保姆市场,因此,我国境内目前不可能存在合法身份的外籍保姆。

所有提供服务的中介、家政公司,不可能向消费者提供任何服务保障。2018年6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审判了一起组织外籍保姆偷渡的案件。

被告人刘某组织了24名外籍保姆偷渡到我国,再转运到各地的消费者家中,共收取雇主钱款120多万元。最终,刘某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20万元。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审判长 马燕燕:第一,有多次组织;第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人数众多;第三,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所以,依法应当判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事实上,雇主们花重金请来的非法保姆,并不省心,由此产生的诈骗案件也是层出不穷。

北京的连女士在缴纳了3万多元中介费之后,家里没干多久的外籍保姆突然就不见了,所有的信息也都联系不上了;哈尔滨的李女士付了7万多元的中介费用,外籍保姆工作了一年之后同样人间蒸发,临走还拿走了她送的首饰和一个iPad,而中介称,如果要他们帮忙寻找,还要再付 3 万元费用。

我国最高法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司法解释,早就出台了相关规定:雇佣没有就业证件的外国人工作,而由此在我国产生的劳动纠纷,法院不予支持。而这恰恰被不法分子所利用。

半小时观察

网络上打出小广告,违规违法地推销外籍保姆,收取几万元的所谓中介服务费,这些不法黑中介究竟欺骗了多少消费者,目前不得而知。但这个非法运行、非法牟利的地下市场,眼下依旧在挑战着法律,损害着消费者的利益。

不仅是市场里涌动的这些暗流,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调查时也发现,一些正规的家政服务公司,现在也在参与这些违法经营活动。他们表面上合法经营,背地里却无视法律法规,开展这项违法的业务。

由于消费者雇佣的是无合法身份的外籍保姆,本身也存在过失,因此,损害消费者权益,甚至合谋诈骗消费者的事件,也层出不穷。

市场的乱象,值得消费者注意,更需要管理部门的重视,国家法律、市场秩序、消费者权益,容不得马虎,更容不得挑战!

市场存乱象,管理需补位!